一座城池

一条河护着一座城,城内有猛虎嗅蔷薇

兴趣所致;抽空爱好;

Lof不开放保存,收图请走微博 @小W_溜溜溜溜

此处是 涂鸦/脑洞/影评/话痨吐槽/音乐 自留地

通贩周边本子只授权TB ID @天窗组

艾特看不到,需要联系可私信

【禁止】
任何形式转载x / 商用x / 未授权私用x

【需要可自取】
头像ok / 刻章ok / 屏保ok

C'est la vie

Cp-喻叶

原著相关,两人已退役,少量私设,短篇一发完结。

 

00

生活,小事一件。

 

01

喻文州早上醒来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两位数。

日上三竿的生物钟并不是喻文州的常态,不过既然今天是调休假期的第一天,他们将就着把生物钟向彼此靠近几个小时。

从窗帘缝泄入的阳光劈开了昏暗的卧室,房间里只有空调工作的机械声和身边人深沉而均匀的呼吸声。

 

抛开满地凌乱的衣物和空气里散发的淫靡气息,这是个静谧且祥和的早上,不,中午,还是十分温馨的。

 

虽然被迫起床的叶修不这么觉得。

 

两个人昨晚难得能同时回到在B市的家,几周没碰上对方一见面直接干柴烈火烧的一塌糊涂。早一步回家的叶修买的外卖被扔在客厅的桌子上,已经被完全被遗忘掉。进食和情欲比,显然两人都选择了后者,毫不犹豫。

 

后遗症就是,叶修是饿醒的。饱淫思食欲,经历过夏夜高温的入侵,昨晚买的外卖已经微微变质,而冰箱空荡的只有几瓶矿泉水,叶修表示身为中国荣耀代表团领队兼训练总负责人的他异常思念遥远的方便面。

当然这个提议被否决了,另一位当权者拿出了家里唯一能用的手机打算定外卖,却发现以前收集的外卖电话号码早已过期。最终的结果是两位在荣耀游戏届举足轻重的人物决定,今天去买菜。

 

穿上衣服以后出门前,叶修随口对喻文州聊着入选国家队里隶属蓝雨的新人小剑客,操作果断剑锋犀利,除了话不太多以外,还真有当年黄少天的风范。

喻文州听着叶修的评价,想了想,换上了帆布鞋,穿的次数不多,有些膈脚。

 

“我对他有印象,前几天你们决赛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表现。”喻文州顺手从钱包中拿了些零钱,然后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的确话不多。”

 

那个跟他同时出道的上上代话唠剑圣退役后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程,自由撰稿人兼职荣耀比赛解说嘉宾。全球范围内游荡,经常不知所去,不过喻文州还是能从B市家里收到的各国明信片上知道这位过去搭档的行踪。

 

叶修下楼的时候随手翻了翻信箱,找到了一张明信片,密密麻麻的留言反面是米兰大教堂。刚从意大利回来的叶修随手拿给喻文州,说着意大利菜完全吃不惯,你们开会去日本的多好,好歹是亚洲的食物。

 

“的确。”喻文州回答着,关上了家门。“但是有些太清淡了。”

 

 

02

顶着炎夏酷暑回来,买的东西东倒西歪的扔在门口,两颗土豆滚出了塑料袋子撞在红木大门上,安静乖巧的在玄关听着偌大的房子里浴室深处传来沙沙水声。

B市这套房子是叶修跟喻文州一起买的,后来这两个人算了一下,每年住在这里的时间不超过三分之一,绝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在世界各地开会比赛工作。装修是叶秋弄的,毕竟B市算是他的地盘,多年不回家的哥哥终于能把兄弟之间的物理距离缩短到同在一个城市也真的让他稍微有那么点感动,然后这点感动泯灭在他得知了自家哥哥回来要跟同性情人同居这件事上。

 

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叶修跟家里人坦白,用的陈述语气说着他跟他同居了。叶秋在一旁恨得咬牙切齿,心想着好不容易回家了这个当哥的就不能省点心。结果当晚回家当晚又被赶了出去的叶修对着亲弟弟无比炫耀的拇指自己,说看哥多有先见之明,至少现在被赶出去了还有房子住。

此时此何,距离上次被老爷子以“拿不到冠军不要回来”为理由扔出家门已经过去四年。

 

其实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叶父跟亲哥这别扭闹得时间拖了太久,时间磨平了一切的情绪的棱角,亲人哪有隔夜的仇。叶秋心里清楚亲哥回来是早晚的问题,只是看着叶修一脸“只要有电脑网络和床住毛坯房都行”的表情,咬着牙自告奋勇的把装修全包了,安慰自己好歹对方是个不错的人,至少外貌看起来平静温和。

装修完了叶秋特意在阳台放了几株花卉植物,只是几个月的风吹日晒雨淋无人看管,于是需要照顾的名贵花草最终化成了散落一地枯叶残花。直到有天叶修发现早已毫无生气的花盆里钻出了绿色的嫩芽。不知道是哪里吹来的野草种子,落地以后就自顾自的生根发芽。

叶修懒得管,喻文州在家的话时不时会去浇水,本来就是杂草所以完全不需要太精细的照料。

年初的时候叶修在威尼斯参加全球游戏展览,收到喻文州发来的信息,附图是家里花盆的杂草开了花,鹅黄色的零碎小花在阳光下招摇,生机盎然。

叶修抬头看了看展示台上各种新开发游戏以及作为游戏代表的国际荣耀联盟正在向观众展示新研发的技术,日新月异的科技绚丽的让人眼花缭乱。

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什么一晃而过,思维跟不上思绪消失的步伐。

 

很久以后,叶修想,无论如何,一切都在循序渐进缓慢发展壮大着。

 

 

不过此时此刻思考这么深沉的内容似乎不合时宜。

 

“前辈”

 

透过淋漓水声,耳边传来情人不愠不火的柔和嗓音。

 

“这种时候要专心点呀。”

 

啧,喻文州你也就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叫我前辈。

 

最后仅剩的理智和回忆中残留的画面被对方全然拖入了情欲的漩涡中撕的粉碎。

 

 

03

洗个澡花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两个人最后好不容易放开对方,因为饿得前胸贴后背。

整理了一下,叶修开始洗菜。

 

不得不说叶修的手很漂亮,这点凡是留意过的人都不难发现。这双手曾经在荣耀赛场上驰骋兵戎,曾经坐镇幕后指点迷津,也像刚才那样攀在自己身上抓出红痕。

已经退役的他们除了保留了每晚手操这个环节以外,已经没有刻意去保护双手。只是欣赏着叶修的手侵入水中的过程让喻文州觉得更饿。

 

饥饿感唤起了一些零碎的片段,回国前的那晚在东京酒店举办的会议谢幕晚宴,满目的雕盘绮食玉盘珍馐,唯独缺少食欲。

整个会议并不顺利,荣耀全球联赛的制度仍然在需要不断完善中,内部外部的阻力不断,赛制和体制需要大量协调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面对各国记者尖酸刻薄的提问微笑着舌战群雄的感觉并不太好,会议结束时的晚宴上散发着浓重的金钱味熏的喻文州充斥着疲惫感有些食不甘味。

刚起步的联盟想要正规化,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了。”

 

叶修递过来一盘切好的土豆块,做工奇形怪状,如果不是看着他亲手俏皮切开完全看不出来原材料。

 

“给我盐。”点火热油,喻文州回过神来稍微有些怀念现在胃中的饥饿感。


“给。”

 

“…这是糖。”

 

 

04

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常年冷落的客厅里响起碗筷碰撞的声音。

外形诡异的肉末土豆,简单的白灼西兰花还有蒸的有点过头的黄花鱼。叶修洗的菜,喻文州下的厨,米饭有点糊,算不上美味,只是两人吃的异常仔细。

 

叶修叼着筷子想起来前几天打完决赛以后,简单的交代完了就放了那群活蹦乱跳的国家队员们。拿了冠军的队员们个个打足了底气拖着领队出门晒太阳,喊着领队再不出门晒晒太阳就要发霉啦。

叶修也没推脱,好歹也需要个人看着这帮小崽子。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穿越午后的艳阳在街巷中去寻觅那座全球最大的巴洛克式喷泉,许愿池。

 

……

当然剧情没往少女情怀的方向发展,叶·心中的女神只有荣耀·修躲在阴影处看着一群年轻人兴奋的照相留念向水池里扔硬币。

队里本来妹子就少,不少男队员一脸严肃认真的扔硬币,表情活像是参加相亲节目。一直在围观的叶·有家室了·修抽了几口烟才想起来意大利所有公共场合都禁烟,偷偷摸摸赶快掐掉烟头。然后条件反射一样的想起来当年第一届全球联赛的时候一直·用各种方法·看着自家领队禁烟的首届国家队队长,搞得每次出国比赛叶修都有点心理阴影。

具体什么方法就不详细描述了。

 

既不能吸烟,无所事事的领队想起来远在日本隔着半个地球距离的情人,于是最后慢慢摸出一枚·跟别人借的·硬币。

 

“祈安好。”

 

那时的叶修背对着许愿池,右手拿着硬币,从左肩上方向后抛出。

 

此刻的叶修放下碗筷,对坐在对面的人说,“老规矩。”

 

石头剪子布猜拳,输的刷碗。

 

 

05

洗碗的是喻文州,叶修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放着苏沐橙推荐的韩剧,据说看着特别轻松,因为完全不需动脑。

 

收拾完了以后时针已经指在了3和4之间。喻文州在叶修旁边坐下,轻微扶了一下让已经睡着的后者枕在自己肩上,顺手调小了电视的音量。

 

正在上演的一幕是女主得知男主坐的飞机出了事故,流泪哭的一脸梨花带雨。

 

喻文州笑了笑,突然回忆起飞日本的客机当时正好遇上强烈气流,整架飞机震得要散架一样,密闭的空气中夹杂着祈祷声和哭声。当氧气罩骤然落下的那一刻,喻文州看着眼前摇晃的黄色面罩突然想起,他忘了提醒在身在罗马的叶修,意大利不能随便抽烟。

 

回过神来的时候,电视剧的镜头已经变成“男主没上飞机逃过一劫,包了整个夜景餐厅请女主吃饭。”

 

喻文州有些了然,理解为何叶修总是时不时懊悔一下,手把手养大了苏沐橙,就是没培养好品位。

 

窗外原本流火般的夏阳被乌云遮蔽,沉闷低压的酝酿着甘露。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叶修靠着更舒服一点。听着对方安稳的呼吸声缓缓闭上了眼,睡着前他想起,离他们调休结束,还有不到24个小时。

 

 

06

一觉睡到晚上,阳台一片潮湿,窝在沙发上腰酸背痛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何时下的雨。

思考了一下,决定为了努力存活下去,晚餐出门吃。

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部分跟荣耀相关。喻文州觉得貌似脚上的帆布鞋的触感也没那么陌生。

 

喻文州说,有一次旧金山举办的荣耀赞助相关的宴会上见到了陶轩。叶修听着没说话,脚步慢了半拍,然后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好像吴雪峰也移民在旧金山。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下次调休不能在这样做了吃吃了做的,不如去旅游吧。

 

“柏林?”

“啧,上次在德国明明用英语问路,结果对方热情的用德语跟我们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堆,德国队的人也是。瑞士怎么样?”

“上次开会去了,冬天去可以滑雪,还不错,不过时间上不太能凑上。西班牙呢?我看了你上次的照片,建筑很漂亮。”

“还行……拉斯维加斯呢?”

“……好像我们上次一起去了。”

“……好像是。”

“然后就在酒店里一直没出过门。”

“……有时候发现你真是禽兽。”

“呵呵,英国呢?”

“土豆跟炸鱼还是土豆跟炸鱼还是土豆跟炸鱼?”

“……”

 

 

07

话题结束在两碗阳春面端上来时,小餐馆里的电视放着这次罗马国际荣耀联盟决赛的重播。

雨后的空气融合着泥土的味道。

叶修跟老板说,一碗多加点葱花,一碗不要香菜,顺便要两个煎蛋。

 

 

08

生活,一件件小事。

 

END

 

 

昨天加班加的差点通宵,今天上午没事就写写。

最近提笔忘字,写一句话十个字有3个用拼音外加2个错别字,所以……欢迎捉虫。

回家吃饭,晚上再修修。

真饿了。

偶尔我也不耍流氓的。

PS:题目C'est la vie,法语,意思是“这就是生活”


评论(23)
热度(634)

© 一座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