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

一条河护着一座城,城内有猛虎嗅蔷薇

兴趣所致;抽空爱好;

Lof不开放保存,收图请走微博 @小W_溜溜溜溜

此处是 涂鸦/脑洞/影评/话痨吐槽/音乐 自留地

通贩周边本子只授权TB ID @天窗组

艾特看不到,需要联系可私信

【禁止】
任何形式转载 x / 商用x / 未授权私用x

【需要可自取】
头像ok / 刻章ok / 屏保ok

POI PARO – S2

剧情有点多,先解释一下更新图的内容,之前的设定可以戳下面疑犯追踪paro的tag,or 戳我是合集

 更的画面比较多,有点潦草,部分bug以后再修正。

最近有点忙回复不多,但是每一条留言我都由认真看的,感谢大家喜欢这个paro,非常感谢所有赞和留言的支持,捂脸////

这个系列的更新大概会继续以小短篇的方式延续下去,会把之前的设定补齐,对白理论引用和世界观设定我都会以文字形式解释,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搜索相关的文献。

P1-

a. 喻总被学生叫住,领夹设计来源于“上帝之眼”,共济会。

b.“没有记忆的生命毫无意义,记忆认识让我们的行为保持前后连贯,我们的动机、情感乃至行动统统来自记忆。没有它,我们什么都不是,而这些不可能也不应该“储存在其他地方”

对白的理论引用自路易斯•布努埃尔的名言,关于记忆于人格的关系性理论。
c. 枪响以后喻总处于教授的身份认知,下意识保护身后的学生。


P2-

d. 终于用到拐杖的伏笔,总之拐杖是把枪(具体人设之后有空再说…)

e. 叶哥登场,对白引用田纳西·威廉斯的话: 

- 幸福的秘密是什么?

- 糊涂。

“what is the secret to happiness?”

“insensitivity。”

暗指吃什么都长在心眼上的喻总。

被干掉在地上的人是第二波暗杀队,叶哥干掉了他们顺便把狙击点给抢了。

f. 王总的部门看到监控录像里的视频,眼镜参考google glass 2。

 

 

 

 

 

其他乱七八糟的剧情走向:

喻总的理论有源头,但是也是我对喻总的理解,他所经历的一切成就了现在的他,根据现有的所有情况,制定行为准则和计划,一切都在“计划中”。所以理论上他认为记忆不可储存,记忆不可转移,人格由记忆决定。对于身份认同感来说,道德比记忆更加关键。曾经有研究表明过只要道德感没有受损,那么哪怕患者的记忆遭到损伤,人格依然可以保留下来。

所以系统在再次上线以后发表了一个提案,要求所有曾经有改过不良记录的学生进行脑内芯片移植,由系统筛选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决定什么记忆保留下来,什么记忆被删除,系统提案这样能作为“青少年行为更正计划”,喻总作为这方面学术研究的专家(教授)有对这项提案的投票权,但依照系统的分析,喻总显然不会同意这项提案,并且在系统分析中这位仁兄的危险系数太高,并且意外的方式很难搞定他,所以决定由人力 - 执行者抹杀处理。

于是叶哥的“号码”中就出现了喻总,叶哥开始以为是帮派斗争,查到最后才知道跟帮派一毛关系没有,纯粹是喻总的掩饰身份(教授)惹出的锅,于是从系统主程序里找到了抹杀行动计划,两队人马,第一队成功的话将会被认作校园纠纷,第二队成功则会被人做帮派斗争,由于叶哥决定干掉第二队,然后提醒的方式让喻总有危机感。至少这段时间别这么明目张胆的什么保镖都不带。

一直以来喻总给人腿脚不灵活(装的)的形象,随身带着拐杖,然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货完全只是把拐杖当武器(消息来源于警队王队长)。

叶哥站的地方是个废弃的纪念馆,大学觉得有几年意义所以保留了下来,出现的窗户像个巨大的网。

以及画面中的喵,全篇战斗力最强。

 

结尾叶哥的背影被倒地的执行者身上带的手机记录到,上传到了center town的警局,这边还没被系统控制,所以对所发生的一起都按照帮派斗争处理了,虽然不知道画面里那个扛着狙击枪的哥们是谁。

 

最后被问的王总表示月色真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TBC - 看心情不定时更新

下次大概是蓝雨微草修罗场,大概==

评论(69)
热度(2808)

© 一座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